開課資訊

精選

自即日起,平衡與整合工作坊均由臺北亞洲行代理開課事宜,負責人為 Angel Chang 張慧玲小姐.

近期開班日期,主題及上課地點如下:

2016/9/3-4        — 家庭工作坊,臺中日內瓦會議中心

2016/9/10-11    — 家庭工作坊,臺北亞洲行教室

2016/9/17-18    — 家庭工作坊,深圳培立更教室

2016/10/1-2      — 家庭工作坊,香港亞洲行教室

報名及課程細節歡迎洽詢:

台北:Angel Chang (+886 919 033 604)

台中:Angel Chang (+886 919 033 604)

香港:David Fung (+852 2803 4455)

深圳:Joel Mak (+86 138 2332 7610)

感謝您一直以來的支持與鼓勵,也請大家為工作團隊加油打氣!

Sherri

我意外的戒了菸。。。

從15,16歲叛逆期開始,我偷拿爸爸的菸來抽,那時候我的國中同學們,都在做這樣的事或是躲廁所吸毒。
理智上我只能說環境對孩子真的很重要!
我對抽煙感到好奇,初次的抽煙真的是很不舒服,自己還ㄧ直嗆到,還問說:煙那麼臭怎麼還會有人想抽呢?我對於抽煙很爽很舒服感到很困惑?但是周圍有許多人在抽煙,我也想(歸屬)於這群同儕之間@.@///

我常笑著說:長期抽煙就像毒癮ㄧ樣難戒除,毒我就不碰了,也勸朋友們戒毒吧!這麼多年我戒菸無數次從7天∼1個月∼6個月∼1年∼每當我只要想戒菸就越抽越多……近年來我想說,算了不戒了……我毅力不夠吧!我好納悶哦!煙都那麼難戒除,我為那些戒毒成功的人感到佩服!

四年前得知家族係統排列,看書,看影片…有看沒有懂!我上網查看相關資訊與費用,最後,三年前我選擇來亞洲行上王雪芬老師的家族系統排列工作坊。

歷經許多時間的慢慢發酵∼
2015年的7月我發現自己無意識的用抽煙這樣的方式來(忠誠)於我的父親……
那晚……我發呆看著前方電視螢幕反射出來的畫面,我看見那熟悉的姿態……我驚嚇到了,那是父親抽煙翹腳的姿態,我回過神看看手中的煙,看看我的坐姿,再看看螢幕畫面,我感到驚恐的將手上的煙給丟了……

過去我是貶抑我的父親,我非常的看不起他,我覺得他很無能,黑白不分只會欺騙與侮辱……那股憤怒我長期壓抑著,每當我生氣或害怕的時候,我的自我防禦系統ㄧ直是用憤怒,怒氣來展現,當我害羞或焦慮時也是用憤怒,我的身體會不自覺的顫抖或僵硬麻木,這是細胞記憶的其中一種訊息。

我慢慢的懂了,(歸屬、序位、平衡)的重要,在(靈魂之旅)中我選擇他成為我的父親,我必須要把他放在(是ㄧ位父親)的位置上,雖然他做了ㄧ些事,我不能認同他,我也不該忽視漠視他存在的價值!

ㄧ股能量開啟了流動∼
工作坊結束後我仍然常做冥想,爸爸你是大的,我是小的,然後與他說些話,然後感謝爸爸媽媽(賦予我珍貴的生命)!某天我看到父母親微笑的臉,對我點點頭,我大哭了∼我的眼淚像關不緊的水龍頭,我好像懂了些什麼……!

8月的某天起床,我點了ㄧ根煙……
我再次嗆到了,煙那麼難抽怎麼會有人想抽?我把煙熄滅了,我太驚訝了,我再點起ㄧ根煙,我真的抽不下去???
哇∼哇∼哇∼好好玩好奇妙的感覺啊∼
發生什麼事了?時空好像回到初次抽煙時候的體驗ㄝ!我玩了抽煙,熄煙2個星期後,我確定,我沒有煙癮,我不是壓抑,而是傾聽我的身體,我可以抽煙也可以不抽煙,只是抽了煙我的身體感到很不舒服,就這樣,我戒菸了∼

我除了感謝我的父親與母親給了我寶貴的生命,給了我美麗的身體,也讓我擁有堅強的靈魂……也感謝父母身後的祖先們,也感謝自己的過去,久遠輪迴轉世的過去……雖然我不知道過去曾發生過什麼事,我只能尊重過去所發生過的ㄧ切事物,過去的你是大的,現在的我是小的,我擁有這ㄧ世,請將我的命運還給此刻的我。如果靈魂是不死的還存有許多智慧,等待我去體驗,我想宇宙也會幫助我完成(靈魂之旅),活出屬於我自己的生命。

我很感謝亞洲行邀請王雪芬老師來開班授課,幫助我學習,在家族系統排列中,我的收穫很多,還有持續的新發現。
學習至今,最終(源頭)還是來自,我如何看待與對待我的父親與母親,我如何歸屬於這個家族或家庭,我感同身受的明白到與父母親的互動關係,深深的影響著我的伴侶親密關係,我的身體健康……

Diana

1/12/2016

從凍結的18歲甦醒過來

有人說,心念越大,可以成就的就越大。
在這次家排的工作坊裡,我沒有選擇自己感覺最迫切的問題,反而是,用其他心理治療方式無法解答的疑問:我的身材為什麼會上上下下?為什麼我會有壓力性強迫進食?…結果如我所想像的,我所擔心在意的『所有』議題,在這次工作坊之後,得到一次非常完整的『大清洗』。
原本我的困擾是:我的身體無法承受目前過重的體重。幾次出現蠻大的健康問題。另外,我會有一種『被凍住』的感覺,好多明明知道該做的事情,例如收拾散落地上的今年8月暑假出國行李,還有衣服換季,甚至是處理日常家事…
老師說:『排除、貶抑、遺忘,會阻滯能量的流動』。『認清自己的序位,不要代替別人的位置』。
以前上過兩次家排,我以為我懂了,其實並沒有扎根到我的生命裡。
這次家排結束之後,我先是花了幾天時間,慢慢跟自己的親生弟弟聯絡。過去11年,他一直很強烈的自我放逐,把他自己排除在原生家庭之外。以前我認為是他自己排除自己,現在我驚覺:我因為『重男輕女』的關係,在原生家庭被排除與貶抑,所以從小我也『不自覺地』(上這次家排前,我真的、真的,完全沒有故意這樣做)貶抑、排除著弟弟。
以前我一直以為母親是被遺忘的那個人,而其實,在我的系統裡,還有一個加害者跟一個被害者,我保不住而流產的腹中胎兒…,甚至是爸爸有一個溺水的早年么折的兄弟。有好多人,在我們的系統裡都被遺忘了,失去他們的序位。
我自己的排列中,也發現自己因為持續渴望著童年時期父母相愛的模樣,一直拒絕長大,從18歲到42歲。寧可忍受著巨大的疼痛跟疾病的代價,我也要留住我最最親愛的爸爸媽媽。在排列當中,我清楚地決定了!為了我活著的孩子們,我決心讓自己身心跟生活各方面都健康起來(其實我還有囤積物品的問題,跟體重相關)。
今天是家排結束第4天,我老公(雖然感冒病得很重,但是)很開心,因為他說我不會在『教養小孩』方面拖他後腿了。以前我以為自己是唱白臉,老公唱黑臉,這幾天我才發現:序位根本錯了!我沒有把自己當母親一樣,對待我的孩子們,所以得不到他們對母親應有的尊重。這幾天我一直心裡默唸老師教的內功心法:『我是大的,妳是小的,我是媽媽,妳是女兒。』這非常有效地幫助我成為更有能力的母親,也成為更好的妻子。感謝Sherri老師。
另外一個核心法則是『平衡』。過去這幾年,我跟老公之間的關係,施與受失去了平衡。他一直是給的那一方。家排之後這幾天,我除了管教小孩,幫忙遞上『愛的小手』,並且也做了好些對他貼心體諒的事情。事後我還問他『有沒有收到?』。他說他收到了,對我也比以前的『包容』,變得更加『柔軟』。
感謝我的同學,因為她的案例,老師示範了一個自己做的冥想練習:如何好好完整地跟之前的伴侶關係道別與結束(和解),送上感謝與祝福。如此一來,自己才能乾淨地從過往未了的關係中抽身,真正得到自己的幸福。我發現當我做完這個練習之後,確實收回了以前滯留在以前的男友/愛慕的人,身上的能量。如此更能夠看清楚自己跟老公之間的關係,也更『存在, being』在我們的親密關係裡面。
這些天我開始做一件事:時時覺察自己的清白感與罪疚感。以前我買東西總是想著女兒或老公會喜歡,這些天我買東西只挑自己真心喜歡的。雖然還是花了不少錢,至少這些東西,是會令我『怦然心動』的。可以治療我的『囤積症』。
最後揭曉,為什麼『身材』是一個提醒?因為只有身材我『看得見』。老師說,『疾病是一個溫和的提醒,告訴我們,系統裡有事情被遺忘了』,需要被看見或調整。由於我對原生家庭的『忠誠(清白感)』,我胖了對不起爸爸,瘦了對不起媽媽,所以不管我怎麼做,體重總是上上下下,像永無休止的溜溜球,或者,像是薛西佛斯的巨石,無論如何似乎沒有結束的一天。
在家排之後,目前我把身材視為一個『信差』,它只是提醒我,我壓力大了,家庭系統裡需要調整了…還有,不要為了罪咎感而過量進食或停止運動。就這樣。
『撕去父母身上的標籤』這個練習,也使我收穫良多—其實之前兩次,我覺得這個練習蠻蠢的。但是這次我『聽見/聽清楚』了老師的話,撕去『阻礙你與父母之間愛的流動』的標籤。這對我意義重大。儘管他們有重男輕女的觀念,但是時時刻刻認定他們『就是偏心弟弟』、『就是重男輕女』,貼上這種標籤的人,是我自己。有時我明明知道爸媽愛我,想要靠近我,我卻自己後退、排斥他們了。
當『症狀』再次來訪,我『看見』它們,告訴它們:『謝謝”你”今天來訪,(平安夜快樂),再見。』。這件事很重要,因為妳會對它說話並祝福它、向它道別,表示妳跟它是不同的:我不等於我的疾病/症狀/負面情緒。
每個父親/母親,都是『完美』的。因為它們對於我們此生要學習的功課,『不多也不少』。所以,我對我的孩子,也是『完美』的,母親。並且,我,『只是母親』。

Sandy

2015/12/24

我的家排旅程像剝洋蔥

我總共參與了3次家排課程
2014年初、年中、2015年初.
就像溯源說的剝洋葱, 三次家排旅程也像如此..
一次是我看見家族裡一個重覆的模式, 即便我學過一些身心靈課程,但是關於家族動能,我並不了解,我把家中的情況和LP小組長Angel張聊到~她建議我來上家排看看,
她提到一句話很吸引我"我們都說要為自己做出負責任的選擇,但我們所做的選擇基於我們受限的眼光,但家排可以協助我們看到事情完整全貌"
“當我們可以看到事情全貌而做了選擇,我們得以活過一個不後悔的生命"
聽到這句話,我便報名參與家排,
第一次排列的主題是家庭, 並不是排列與我有關的課題, 最後由於排列關鍵的角色不是我,講師和我說"我只能做到這裡了,除非對方來上課才能夠移動排列"
雖然我只看到排列,而沒有調整,但對我來說, 看到本身便是療癒了…
第一次家排對我的收穫是, 我深深收到"有許多事不是我一己之力想改變便能改變, 當我回到自己的軌道,做自己位置要做的事,那便是對家族每個人最好的助益"
或許你會疑問我第一次家排已收穫到那麼多,那麼為何我還要上接下來兩次?
在第一次家排裡,其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個同學的排列,她說"我不知道要排列什麼?但我總覺得我和人群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距離,我感覺和人群之間隔了一個盒子,而我也是早產兒,出生沒多久就一直放在盒子裡"
後來講師做了一個早產兒的排列…在排列後,學員說"我感覺到自己是爸媽的孩子,有一種真的活在世界上的感受"
我對於那個排列印象深刻遠超過於自己的…
我對於學員所說的"我感覺自己和人群有一個說不出來的距離"這句話一直纏繞於耳
在我小時候我曾被送養過,後來被抱回來,但從小我一直感覺自己與家人有一個距離…
其實這件事,並不那麼影響我,好像和人保持一個距離也變成我一種個性或特質..
然而,讓我苦惱的是,我所做的工作是與人連結有關, 這莫名的距離讓我很苦惱…每當一些計劃要進一步時,會有一些意外事件讓合作暫停.
我感覺這和我與父母之間關係的療癒有關…
為了療癒曾經被送養的影響,我走進家排第二次,
在那次排列的主題,其他.
在排列裡,我看到我與父母有一個距離,但我的父母很關心我,但我不知道如何靠近他們,
當父母親緊緊抱住我時,我感受到身體的細胞很想尖叫逃跑很抗拒,
在一會兒時間後,感受到一股暖流流入我的身體,我踏在父親的腳上,跟著父親的步伐移動,後面有母親的支持.
在30多年來,尤其是這兩年我做心靈工作,常常覺得我的背後沒有人在支持,
當課程一開始我會莫名緊張,有一種背後沒有人在支持我的感覺…
在排列後, 講師告訴我"記住身體現在的記憶"
當我感到孤單時, 我把父母緊緊擁抱我的感受的身體記憶調出來…
當我感到招生帶領課程壓力很大時, 我把父母緊緊擁抱我的記憶調出來..
從2014年中至2014年底, 我感受到我在做每件事,在我背後有我的父母,我的家族的支持..工作生活內在穩定感更多了
那家排後, 並沒有立馬鬆開我與父母的關係…但我可以感覺到愛在流動了…
講師說,每次參與家排需要隔半年的沈澱, 因為能量需要時間沈澱轉化…時間是最好的酵素..發酵
在那次家排後,我的生命也有一個蛻變,我走入一段關係也離開一段關係,
為了療癒情傷我找了心理諮商師幫我,在那次諮商裡, 老師引導到底層的糾結來自我與母親兒時的創傷..
做幾次療癒後(除了諮商也有其他療癒),
我內在一個直覺…我想要透過家排來協助我療癒與母親的關係…
我去參與了第三次家排課程,
第三次排列主題:母親
朝向母親前進的道路…原來現在才開始…
我以為自己上過三階段也上過溯源也上過許多心靈課程,然而療癒父母親的關係是一輩子的課題,
在排列裡,我看到母親很關心我,但我無法朝她靠近,甚至母親說了一句"我覺得女兒看不起我"
這句話讓我很吃驚,我沒有這樣的想法,
由於兒時創傷,我對母親有了恐懼的記憶無法朝向母親靠近,使得母親覺得我看不起她..
我在那次排列裡看到事件不同的角度…協助了我在2015年朝向母親靠近…
講師告訴我,如果我受限兒時創傷便是活在過去…這無法協助我與母親的關係
所以我持續陪伴我受傷的內在小孩…我做自己一直很想做的事…持續出國進修..學想學的才藝
同時, 當我媽媽說了一些話或做了一些事,我感到身體升起緊張..我花時間去陪伴內在情緒,同時也把母親與我靠近的身體記憶調出來…
2015年1月那次排列後到現在一年了,我與母親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我發現我從未認識"我的母親"
過往我受困在受傷的兒時記憶, 我對她的印象是:受害、不識字、指責我唸到高學歷、不支持我的工作(不論我在外商工作還是做心靈工作)
當我慢慢療癒自己的內在創傷…我好像把眼睛打開, 第一次認識"這個名為我的母親的女人"
她是一個認真努力待人誠懇的女人, 她常常和早晨運動的朋友互相交換禮物,家中常有免錢又新鮮的青菜吃,
她是一個煮東西很好吃的媽媽, 弟弟的朋友失戀了,會來找我媽媽, 我媽媽會說我煮東西給你吃好不好? 我看到失戀的弟弟的朋友吃了媽媽的菜後,突然有了精神..
她是一個很有智慧的女人, 她常常告戒我要謙虛,要以身做則,尤其我是老師,別人會特別注意我的所作所為
三次的家排至今我依然持續學習家排所收穫到的…
把以上分享出來希望對更多人有所助益
謝謝Sherri老師的帶領~

Ruru

2015/12/8

驚奇之旅

家排對我來說,是一段驚奇之旅。我是最後一個被排到的,但光是觀看其他同學的排列,我就有相當的體悟。

承襲我的家庭價值觀和我的信仰中的律例,我對於感情上的忠誠是相當在乎的。我的父母是小學老師,我的母親對於女性貞操及貞節的觀念非常強烈, 是活脫脫的道德重整委員會主席。再加上我去年剛經歷前男友劈腿而分手的傷痛,我對於外遇或是劈腿的男女,總覺得是十惡不赦,該浸豬籠、一槍斃命的。但當我看到在排列中,有父親對於小三的強烈情感,不論妻子如何傷心及責難、怨懟,父親的情感總是流向小三,一直要貼近小三。我可以感受到那個繾綣的情意。突然間同情起那個父親,他也在尋求自己感情的歸宿。我忽然領悟了: 既然愛他,就讓他幸福吧 ! 何苦難為他呢?! 原來,人的情感是能量的流動,誰在何時要流向誰,真的是不能勉強的。所以我釋懷了,對於負心的前男友,對於我所認定為不道德的情感。這不代表我贊同或鼓勵婚外情及不忠誠的情感, 只是,我沒有那麼緊抓住是非對錯不放,也不再用這樣的苦毒埋怨來為難自己和對方了。我對外遇的男女多了一份有感覺的釋懷和理解。

另一方面,我覺得自己很幸福。看到社會中有許多的重組家庭,孩子要面對媽媽的前夫、爸爸的前妻;同父異母、同母異父的兄弟姊妹,我發現我的家庭好單純。原來我一直活在極其單純的自以為是的價值觀當中。在排列當中,我可以體會到要從一而終維持一個感情是非常不容易的。我要非常感謝我的父 母,雖然在初中時他們也吵架鬧過離婚,但他們畢竟忍下來了。我可以想像,我的父母為了給我們一個完整的家,以便在社會上立足,取得一個較優勢的地位。為了讓我們有一個較為順遂的未來,他們忽視自己的情感流動,犧牲自己的內心需要與自由,勉力維持一個家的架構。

尊重別人的情感流向,還給別人他本該有的位置,不論他是誰,不論你喜不喜歡他,承認他的價值並感謝他的存在。不勉強別人非要照著自己的需要來流動。在愛裡開始,也在愛裡結束。謝謝家排讓我更柔軟了。

Catherine

6/14/2015

回家36年7個月又9天

在父母面前,猶如撕裂般的選邊站,在我心裡,我不曾給過我爸該有的位置,兩年前的家排,慢慢剪開看似痊癒以久的疤痕,看見整坨的麻木與盲目胡亂糊滿傷口,傷口…未曾癒合。

一直以來,家,對我而言,只是供睡覺的房子,"溫暖幸福的家"是偶爾在別人家擦身而過的感受,令我羨慕卻也困惑,原來我對溫暖幸福一點概念都沒有,更遑論遙想是否能擁有,對一個曾苟延殘喘在瀕死邊緣的襁褓來說,活著已是莫名的恩典,求存是全部。在壓力與張力下長大了,在挫敗與寂寞中歷練了,是啊~我是活出自己,帶著抺不去的惆悵活出自己,活出鄉愁,不論在異鄉或故鄉,永遠都是異鄉人,永遠感覺在遊蕩漂泊,彷彿世上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漂泊的浪人風格,最近還被冠以無敵來形容,並盲目地將井底之見篤定地奉為圭臬。

家,仍是汪洋中的一條船,沒有船錨,沒有帆揚,只有任其漂泊。沒有歸屬。

忙完清明節的工作,開始我的清明之旅,每年總要去一趟嘉義,雖然節日已過,但心裡卻莫名焦躁地帶著陰影情緒烏人,從花蓮出發南下,因修車,在港都當起逍遙背包客探親訪友,才到了老一輩慣稱為”草地”下港”的老家,只帶著虔敬的合十在祖先們前祈禱,除了約昔日的巴低敘舊,一個人窩在老家,思忖著兩百年來那些我未曾謀面的阿公阿祖太祖….. ,耳邊回想起父執輩說”咱草地ㄟ囡仔~一雙腳夾一付懶趴,丟袂來打拚” ,托著腮,捻熄煙頭,發動了引擎,短暫停留在被友人比喻為島內移民旅居三年的台中,途中先告知我爸,我將上台北,到了我爸家,跟神龕上的神祖牌上了香,環顧四周後,我留了封信給我爸,簡略的內容…”祝 平安健康 兒 威佑 敬上”。這趟旅程,告了段落。

歸屬,不是錯誤地期待被賜予,不是依賴,來自對於出處正確的認識,正確的關係,是來自於自身清楚明白的認知。

給予父母應有的位置同時,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各自回歸屬於各自的位置。

回到自己的家, 這趟旅程1325公里,168小時, 踏上旅途那刻,踏上歸程, 回家36年7個月又9天。

兩年來總是有機會便像探望親人般地參加聚會,哪怕是沒興趣的主題,Sherri講師和煦的關懷與包容,催促著我北上,更透過Sherri講師的氣韻,一窺海寧格大師從書本裡暈染出來的慈藹與智慧。

旅途中,想到一位巧遇的天使,在進我爸家門前,她的傾聽與明白,讓我再次聚焦, 也反芻多年前某禪師留下的字句”愛是心中有受,所有感受的總合”。

後記

第一次收我信的老爸,在我返抵花蓮前幾個小時,出現在我家,納悶許久後,我心裡很想跟他說”我很好,我沒事”,彼此慣性的惜字如金,無言的相處,在他回台北後,放下略為緊繃的神經,除了繼續記錄旅途的感想,整理雜亂的日記文,也想看清在我生命裡逐漸浮現的新功課。Tks for all.

Will

4/16/2015

驚覺,嚴重越位了!

不知從何時起,總感到心中有股莫名巨大的壓力,看似一切風平浪靜,任憑是什麼樣的挫折或困難,總感到自己能一一穿越,在經歷各種事件後,雖有著表面上突破的勝利,可往往留下的是一陣內心的空虛,甚至常有不知所措或說不上來的無奈與苦楚。

因緣際會來到Sherri老師的工作坊,聽著種種指引與解說,總以為自己掌握了些什麼了,甚至筆記也自認沒寫少過任何一項,直至聽到老師為自己分析與兄弟姊妹和父母間的排列,我才驚覺,自己的越位是造成長期以來感到如此沈重不堪的主因。

自己的父母一直在扮演各自原生家庭的重要支柱角色,自懂事以來,看到爸媽忙於各自開創打拼的事業,自覺能理解父母,並以父母為榮,但也不忍父母總是背負種種壓力,甚至為他們打抱不平,進而想要為他們分憂解勞,可這背後的動機究竟為何?

忠誠,是為了能生存!可自己這忠誠的原因究竟是什麼?當下我真的一頭霧水,細細思索,才憶起母親總是忙於創業與拓展市場,媽媽總希望身為長女的我可以做她的小幫手,母親常以自己的父親早逝為由(過往的她曾經不知所措的得挑起家擔),加上她事業繁忙,因此得訓練我們這些孩子必須自小培養學習獨立(比如不到11歲得自己學會搭飛機到父母工作的地方去找他們等),否則我們這些孩子只會令她更操煩,甚至成為阻礙她個人理想的障礙之一,所以我很努力地去達成媽媽對我的一切期望(雖然同時內心常有敢怒不敢言的吶喊),並且要求自己克服一切甚至要超越她的期望。即使自認是個膽怯害羞又軟弱的孩子,為了使她無處可挑,幾乎是奮不顧身地去挑戰一切的「任務」,甚至常以「要由衷感謝那些常常給予我們磨練的人事物」等名言或吸收各種激勵方式來鞭策自我,一度也變得不近人情,甚至是過於嚴肅或總感到與周圍的人有距離感,更離譜的是自己常有那種令人不解的優越感口吻,甚或就是不符合年齡或身份的語氣而渾然不知。

突然間,我明白了何為『清白感』的意涵,自懂事以來,我不斷地盡力在做,好讓大人們津津樂道,母親與長輩們也因此常表揚我,同時也允許或訓練我去做許多事情。由於自己不願放棄那種被人肯定讚嘆的情境和體驗,不知不覺中,自己常會留意大人們的對話與計劃等等,自己也就將大人的計劃作為自己生活的主軸,逐漸地爸爸媽媽對於我的意見也非常看重。爸媽不僅漸漸地對我放心,甚至就默許我提出的那些欠缺成熟的想法,父母也開始變得越來越依賴我這長女,自然也就越投注於自己的事業與理想,甚至也將注意力放在照顧他們各自的原生家庭中。

與此同時,我與四個弟弟妹妹間的衝突便由此而生,一來是引起年齡相仿的妹妹不斷地爭寵,二來是因為我總是不自覺得灌輸自己認為對的觀念給他們,希望他們要與自己一樣,可一旦他們反擊,其實自己也是百口莫辯,為了加強管控,拭乾淚水之後,就是一系列的思索該如何去適應他們或引導他們(幾度對自己應當要關注的事情都擱置一旁甚至拋諸腦後),當時的我總懷著不希望他們重蹈自己的覆轍般的痛苦經歷,同理他們的同時,希望他們能換一種方式而快速成長,因此始終不願放棄去「糾正」他們。有趣的是,往往一段相處時間後,無形中他們也變得很依賴我(因為父母親也確實太忙),正當自以為「成功」時,有時內心那個想為自己或放鬆的自己跑出來時,卻又往往對他們產生一種莫名的罪疚感,甚至是出國留學一兩年後,還是會對他們很掛心,也因此又將他們一一找來身邊唸書。

試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大家都說這個大姊真好,這個女兒真好,這個孫女很貼心,可我內心的聲音是,我自己真的很不好!生活依舊是充滿壓力與痛苦,不斷地在為他人的需求提出解決辦法,甚至不自覺地自以為專業還拓展到其他領域,不僅是得擔憂自己原生家庭與父母親原生家庭的問題,加上家族事業上的問題,更甚到關乎社會大眾的種種問題,自問,究竟是無私地想要為他們好?還是自己仍不願放棄那個被人需要,想要被人表揚肯定的那些甜頭?

記得老師提過,『形成了一種對自己痛苦無意識的依戀』,我頻頻點頭,明明就是相當沉重,甚至是壓得自己快喘不過氣來了,可自己依舊願意背著氧氣筒等裝置來面對這一切進而給自己打氣,想想自己真的以為可以拯救這一切,或起碼可以令狀況別再惡化下去。不過人畢竟是肉做的,有時候真會有念頭想逃離甚至就莫名其妙地想叛逆一陣子(行為模式簡直如同個孩子一般),就連談戀愛時也有說不上來的罪疚感,可說是對於忙於照顧他人的需求是樂此不彼,就如同在那罪疚感與清白感的交織驅使下,即便也毫無讚嘆與表揚,慣性地又回到了相同的模式與狀態。

看到老師引導著我父母親的代表需歸還其命運給其母親與調整序位時,我與父母存在的相同行為模式,霎那間終於較完整地看清了。父親因自己的父親是入贅加早逝,家庭以其母親為主導,大哥因疾病不幸早逝,兄弟間長期因家族事業不和,所以我的父親一直不斷地迫使自己處於解決原生家庭問題的角色當中,同時加上父親創業與婚姻上的壓力,一直到得了重大疾病後才有些許轉變,可清白感依然不斷地將他拉回那些不屬於他該全權處理的課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我母親的成長過程也不約而同處於相似的越位模式中,媽媽的父親在她約19歲過世,母親(長女)以被強迫的方式來扮演支持自己的母親與支撐整個家庭; 更令我相當錯愕的是,自己居然被指出是父母所背負一切的綜合體,嚴重的越位是主因。盲目的愛,加上父母婚姻觸礁,選邊站更是我當時捍衛重病父親的一種方式,序位不僅失衡,更嚴重批判自己的母親; 盲目的愛,失去了辨識的能力,無怪乎自己頻頻受傷,面對自己的挫敗或失去,甚至不自覺地以受害者自居來歸結原因,殊不知這一切皆是自己的選擇,怨不了人。家排裡對我重要的引導,即是向父母親說「你是大的,我是小的」,對長輩與手足間的一切問題,轉換為無限祝福與支持,世間沒有一件事是完美的,尤其自己本身就不完美,何必急於去修復每一件人事物呢?接下來的路,我想放自己一馬,靜心、放鬆,再次祝福自己與週圍的一切。

若說走向成功有一條捷徑,我想那就是改變自我,正如毛毛蟲無論怎麼想破頭才能過橋,只有蛻變成蝴蝶,才能自在地飛過那座橋。

大雁

5/4/2015

朝向母親的移動

在這次的家排中我收到一個禮物,就是我收到媽媽說:『我很棒!』的回應。

這十多年來我一直走的不算順遂,自己一直努力的讓自己在各方面能有所成長,不僅是工作金錢上的努力,還有心靈上的糾結與成長。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希望能從媽媽的口中可以聽到對我的稱讚,可惜媽媽總是用她的方法還愛我,用傳統台灣人的方法,透過責備與批評,也成功地讓我覺得媽媽其實不是很愛我,我走不進她的內心,她也走不進我的內心,兩個女人各自用各自的方法來解讀彼此的關心,後來媽媽走了,我真的聽不到了,聽不到她說愛我,聽不到她稱讚我。其實,內心是很遺憾的。

這次的家排,我回來當工作人員,朝向母親移動的練習,我做過好幾次了,所以我也沒太在意,卻沒想到當我朝向母親的時候,竟抱住代表我母親的人,從啜泣到痛哭,突然很想見見媽媽,突然好想好想她,已經好一陣子沒有這樣哭過,自己也有些訝異。可是,第二天課程結束時,代表我媽媽的學員來到我面前,跟我說,她一直想要告訴我,她說當她代表我媽媽的時候,體驗到我媽媽想對我說:你很棒!我一聽完當場就落淚了,我從來沒有告訴別人我想聽到我媽對我的稱讚,可是今天我竟然從一個陌生人的口中聽到,一方面覺得很訝異,但同時也很開心,真的真的很開心。這麼多年來,我終於聽到了!

Clare Chang

12/10/2014